日本國家經驗:從失能失智「前期症狀」下手 老人賺健康,國家省費用

長照服務法於 2015 年 6 月 3 日總統令公布,2017 年 6 月 3 日正式上路,從上路第一天到現在,和全民健保一樣,關於財務負擔的質疑從沒停過,如果在維基百科搜尋「長期照護」,在「長照潛在問題」段落會看到『台灣整個國內年齡老人化,在長期上造成照護費用的長期赤字,而政府的公益性質也導致無法照顧到基本所有需要照護的對象,形成一個在社會實際層面上的空洞及隱憂。』資料來源出自國家的大帳房:財政部。

回顧緣起,長照源起於人口高齡化較早的歐洲,至 1990 年代,北歐、西歐等社會民主國家大致形成如今以國家財務支援的樣貌,由於起步早經驗足,日本在 2000 年上路的「照護保險法」也參考自德國與丹麥,但日本人口高齡化速度超過預期,發生財務危機,於 2005 年重新檢討、2011 年改革。

如何讓愛無礙?納智捷黃延鐘:我們只是把「愛與關懷」加進休旅車設計而已

關於長者「行」的需求,最經典的例子是雨傘。許多長者儘管需要拐杖,卻不會把錢花在拐杖上,而是去買把好一點的雨傘,用傘當拐杖,不只遮陽擋雨,還不會被別人貼標籤認為我是走不動的老人家。在專業上,為長者或身心障礙者這類「極端用戶」(extreme user)設計,必須比為一般人設計注意更多細節,特別是心理方面的,裕隆集團資深專案經理黃延鐘指出,「有些需求你以為問到了,實際不是他真正要的。」他以納智捷 V7 為例,起初為了方便坐輪椅者也能跟家人出遊,參考了日本福祉車……

期盼企業戰魂再起,點燃銀光經濟

從龍吟研論長期探討當代華人的幸福定義,顯見兩岸41-70歲的中高齡生活價值觀已有所區別,台灣消費者的幸福來源已呈現多元價值,家庭之外還有正向心理建設、個人發展的生活重心,大陸消費者仍集中於家庭與健康的兩全。面老價值觀轉向的起源,來自當今熟齡族群的蛻變,教育程度、經濟能力、眼界已開的台灣後嬰兒潮世代,將翻轉出不同於傳統華人的老後生活風景。未來台灣的高齡族群將有意識地尋求獨立自主,過上積極緩老的生活模式,期待在無行為能力前,都能實現自我價值,年齡與生活限制脫鉤,率先演繹無齡……

善用科技協助失智症關係人 給失智者尊重、為照護者省力

學理上,失智症不是單一疾病,而是症候群;生活上,不單症狀,牽涉的關係人也是一群,家人、醫生、照護人員,都得圍繞失智者團團轉。2013 年,該中心與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合作,協助為台南佳里的榮民之家「失智照顧教研專區」開發感測地墊「天才巧拼 WhizCarpet」,將感測器嵌入樣貌等同市售的藍色巧拼地墊裡,舖設在失智者的住房,自然記錄遊走行為,再以物聯網技術將資料傳回照護中心解讀,例如根據從下床走去廁所這段路徑記錄,輕度為來回踱步再出發、中度為轉圈後出發、重度為毫無規則的走動或原地踱步,可觀測失智者精神與行為症狀變化。這種作法不需要攝影機,一來尊重失智者,當事人不會有被監視感,二來降低照護人力負擔,不必長時間盯著幾十個螢幕。

用「團團轉」來形容,有接觸過的朋友應該不陌生,關於這點,元智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同時也是該校機械工程學系教授的徐業良老師有深刻的產品開發經驗。

社會企業要落地實踐:凡事從最難的做起

人的注意力很有趣,說到熟齡市場、銀光經濟,有人會把注意力放前面,認為熟齡、銀光因為關懷老人,是公益;有人則會放後面,想說人口結構改變是趨勢,應該有很大市場。事實上,它既社會學也經濟學,好的初衷得搭配有效策略,更能生生不息。2004 年,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教授紀金山帶著研究所同學,接下健保局委託,對全台養護機構做調查,訪談到最後,紀老師問各家負責人以後會不會住在自己的機構裡,回答幾乎全是「如果可以,最好不要。」這引發他的好奇:如果你做的東西自己都不想用,為什麼還會推到市場上?他隱約覺得,老人服務似乎可以……

日本國立長壽醫療研究中心 長期踏實的記錄,造就不平凡的國家級應用

要了解「銀光經濟」脈絡,從醫療領域開始是最基本也最快的切入點,前次我們談到麥可‧波特如何為治療結果設下一套標準定義(Standard Set),推動全球醫療革命,間接影響了醫學界對「Older Person」檢視方法;這回,來看鄰近的日本怎麼做。說起日本高齡醫學,首推國立長壽醫療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Geriatrics and Gerontology,簡稱 NCGG)。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日本沒有像美國統籌健康領域研究成立一家研究法人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國家衛生研究院,簡稱NIH),而是在厚生勞動省下設 6 個國家級研究中心,每家均為獨立行政法人,分別專攻癌症、心血管疾病、神經與精神醫學、國際衛生醫療、婦幼健康與老年醫學。

麥可・波特的醫療革命牽動高齡醫學 制定新規則的亞洲代表在台灣

ICHOM 於 2012 年創立,能在短短 3 年之內促成醫界改變,關鍵首推為治療結果(outcome)設下一套標準定義(Standard Set)。能發生影響力,源頭自然是找對人做對事。

參與制定「老年人」項目的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表示,他們會先從國際學術貢獻方面入手,尋找該領域論文質、量都有一定水準的人選,然後派出一位專案經理,負責與來自全球的專家,歷時至少半年,從蒐集資料、開展想法到收斂出具有價值的標準定義。例如擔綱 2018 龍吟趨勢論壇首場趨勢的演講人 Dr. Charlotte Roberts,就是「老年人」項目的專案經理,而他們會找到陳主任,是來自英國衛生部官員推薦,接著搜尋論文表現,確認台北榮總-陽明團隊在亞洲表現數一數二,方才敲定他為亞洲區唯一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