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就是讓尋求他人協助不再是「不得不」的選擇

%e8%a6%96%e9%9a%9c%e7%94%9f%e6%b4%bb%e7%97%9b%e9%bb%9e%e8%a7%80%e5%af%9f%ef%bc%9a%e8%87%aa%e4%b8%bb%e5%b0%b1%e6%98%af%e8%ae%93%e5%b0%8b%e6%b1%82%e4%bb%96%e4%ba%ba%e5%8d%94%e5%8a%a9%e4%b8%8d%e5%86%8d

圖/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文/龍吟研論

日常有太多生活要務需要完成,當視力弱化或缺乏將使生活備受限制,需仰賴他人協助,或者付出更大的心力來克服。龍吟研論深度訪談10位中重度使用智慧型手機的視障朋友,進入他們的家中,不難發現視障者的日常生活處處都可能藏著不便,每一個困擾都有其需求和問題的生成脈絡,背後卻都圍繞著同一個命題打轉:「視障者的自主生活如何可能?」

視障者自主生活的輔助品不足

視障者無法像一般人能透過視覺來知曉周遭事物,也因為缺少視覺,需要大量記憶各式物品的擺放位置、操作方式、每一個操作按鍵與其對應的功能。如何自己使用家電打理日常生活?如何聰明管理家中的物品,不致浪費、善盡利用?如何精準採買生活必須以及比較、選購慾望之物?如何在環境因子瞬息萬變、難以掌握的公共空間順暢移動,成功抵達目的地?如何使用ATM管理自己的金流進出?以上困擾不斷反覆出現於十位視障者的日常生活中。

歐美日等國協助視障者的各項產品,觸角已經拓展到生活、休閒,包括各式生活用具、廚具、遊戲、自我監測、也有廠商開發提供視障者電腦編曲軟體。更致力於建構更便利、安全的生活與消費環境,不少廠商自主推出便於視障者使用的產品,例如日本廠商設計了加上觸感辨識的瓶罐,可讓消費者不必看,就能辨識拿取了洗髮精或是潤絲精。

反觀台灣市場,視障者可選擇的生活輔具,仍集中在視覺資訊的轉化、擴大以及提供學習與行動自主。雖然國內部分業者也推出點字款的家電產品,不是款式有限,就是發生設計不到位的狀況。各式家電中,洗衣機是視障者一致公認的困擾源,開關鍵與啟動鍵有點字標示,但其它洗程選擇的諸多按鍵才是記憶的難處,不但沒有點字標示,按鍵回饋音都一模一樣,完全無法判斷操作結果。

「我要背洗衣機的按扭,可是我很難知道按幾下是什麼模式。新型洗衣機有許多不同的選項設定,我永遠只用最基本的模式,最浪費水的方式隨便洗,還不能買太貴的衣服怕洗壞。」(30歲男性,已婚,先天低視能)

科技進化撬開自主生活的大門

國際資訊大廠投入研發相關產品,確實讓視障者可以將視野延伸到廣大資訊領域,最顯著的即是蘋果iOS系統的voice over以及Android陣營的talkback。兩項軟體均非針對解決單一視障者需求而衍生,而是開展自家作業系統可以語音報讀的能力,透過語音報讀,視障使用者可清楚知道即將操作的app名稱,按鈕的功能等,進而能享受智慧型手機帶來的廣大資訊與便利服務。

15億活躍用戶的臉書,也有類似研發方向,目標是解決視障者無法讀取網路上的圖片資訊的困境,知道臉書上大量的圖片內容到底有些什麼。韓國LG利用社交軟體Line讓視障者可以隨心所欲地操作家中洗衣機,是一個物聯科技的應用案例。當科技從解決人們生活根本問題出發,不僅可以創造的商業價值,更可實踐長期的社會貢獻。

「雖然我已經很接納自己,有時候需要幫忙,還是會不敢開口說我看不到,你可以幫我嗎?」(30歲女性,已婚,先天低視能)

利用科技解決視障者不便的同時,並不只是為了破解單一問題,而是每多一件事物靠自己能力完成,就能減少一分對他人的依賴,逐漸墊高自主生活的技能。如此一來,視障者也能靠著科技突破視覺侷限的困境,享有應得的生活自主選擇權,尋求他人協助變成一種選擇,而非一種「不得不」。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2013-2016年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6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樣貌與變遷路徑。

本文同步刊載於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