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真心追求健康飲食時,會發現全宇宙都在阻撓你


圖片/『羊羊傻傻!』    文/林宛瑩

 

「只要工作很累很悶,我就會想吃油的、炸的、很香的、味道很重的東西我知道它們不健康,對身體沒那麼好,但我想要完全放鬆。吃的時候真是快樂,食物是最棒的心理慰藉,只是吃完就有罪惡感,又得面對另外一種心理壓力。」 (台灣,27歲,女性)

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嗎?忙碌一天後終於下班,晚餐前用來墊肚子的麵包已經消化,路上不時飄來鹹酥雞的油炸香味、點心櫃裡的甜甜圈似乎也在跟你招手,飢餓的感覺再次被喚醒。美食前,你還沒來得及盤算今天少吃多少蔬菜,立刻被眼前色香味太過誘人的食物所勾引,最後還是決定大吃一頓,以滿足味蕾和撫慰心理的疲倦。

 

不過,當享受完「美味但不健康」的大餐後,理智瞬間歸位,健康飲食的金科玉律:「每日五蔬果」再次佔據腦袋,這時只能走進轉角便利商店,望著吃過好幾輪且口味不怎麼吸引人的沙拉、水果拼盤,催眠自己吃的健康又營養

健康飲食知易行難,美味、健康能兩全

飲食是每日生活所需,許多人會從健康飲食著手,以保持或促進個人整體健康。然而,美味與健康常被視為天平的兩端,在追求健康前提下,美味看似毫無價值,但實際上「吃美味」卻又是消費者最無法割捨的需求,因為它不只是滿足味蕾,更帶有慰藉心理的重要作用。

兩岸消費者飲食需求:美味與健康平衡


龍吟研論深度訪談兩岸202位美食先驅達人與237位健康先驅消費者,並比對兩族群的健康價值觀與飲食消費需求後,我們發現不只健康先驅者才會追求飲食健康,強調「味覺至上」的美食先驅達人們,或多或少也都有嘗試實踐健康飲食的經驗。

「青菜的話我吃家裡炒的,我不會買外面的,有些都放很久的,要吃健康就吃熱的吃炒好的那種,自助餐的青菜都是冷的我就不喜歡,可是下班回就都好累了,根本就懶得再洗洗切切弄這些菜。」(台灣,22歲,女性)

但對美食先驅達人而言,「吃健康」其實已深植於他們腦海中,食物不單單只是追求「極致美味」,健康更是加分的元素,只是當這群達人提到「健康餐食」的時候,臉上對於美食的熱情便漸漸冷卻。

 

當美味與健康難兩全,人們大啖美食之際,「吃健康」的呼喚卻下眉頭,又上心頭,在這樣的兩難情境下,要如何端出美味與健康共存的解法來滿足這一龐大族群呢?


兼顧美味與健康之間的新鮮之路


這個看似無解的問題,其實存在著答案:新鮮!不過要抓住這個共通解法,必須了解消費者心目中的新鮮是什麼?對美食先驅達人而言,他們認定的新鮮有二種:吃食物不吃加工食品,以及保持原味且不多加調味料,這樣的新鮮才是極致美味。

兩岸消費者飲食需求:美味與健康,新鮮是共解


這兩個原則看似很簡單,但是當我們仔細審視一天三餐,可能會發現要攝取未經加工的食物並非易事,這也反映消費者在追求新鮮的過程中,「真食物」難尋,「加工食品」卻隨處可見的困境。

 

同時,「不加調味、品嘗原味」的新鮮飲食也顯示昔日「從產地到餐桌」已經無法滿足這群追求健康的饕客,食物必須無時差地從「產地到口中」才是他們所追求的最佳解法。

「我覺得吃得健康是每日五蔬果,吃食物不要吃食品。盡量不要喝飲料,但比較困難。我上班這麼忙是絕對不可能定時定量吃到蔬果,然後放假就想放縱一下,不會堅持吃到這麼多蔬果,所以有時候就會去買杯果菜汁。」(台灣,31歲,女性)

健康飲食可彌補,但是應該怎麼補?

另外,面對這群美食先驅達人,除了要滿足他們挑剔的嘴與健康需求之外,還得掌握他們對於健康飲食是具有「可彌補性」的概念。雖說這樣的觀念在營養學上不一定完全正確,但卻是影響他們從事健康飲食消費的主要原因。

兩岸消費者飲食需求:健康飲食可彌補


這群消費者由彌補營養的角度出發,在「過與不及的營養補充,都不健康」原則的綜合評量下,要如何精準補足缺少的營養,又能恰到好處地補到營養均衡的狀態,成為美食先驅達人最在意的未滿足需求。

 

健康飲食是這群消費者想要追求的終極目標,但在實踐的過程中消費者仍有重重關卡。健康飲食知易行難,面對已經具備注重健康飲食信念的消費者們,誰能夠想出妙方替他們搬開一路上阻礙行動的大石頭呢?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6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樣貌與變遷路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