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齡午餐的慈善經濟學

文/龍吟研論行銷策略顧問  鄧文華

 

樂樂活全台巡迴 30 場,我參加 28 場,沒參加最後兩場是因為處理 10/26 發布會閉幕影片事宜,不過幸好該吃到飯的場子都跟到了,各家大姐手藝真不是蓋的,好家在!

第一次吃樂齡午餐是 8/24 在花蓮富源社區,菜好氣氛好,當時聽一餐才 30 元,覺得政府補助真是德政,然而多吃幾處下來,才知道原來不是每個地方都一樣,從 30~40 元到免費都有。怎麼回事?

這是基隆市暖暖區過港社區的標示

 留心價錢背後「資源」的起點,在 9/19 桃園龍潭高原社區,接近中午時分,活動即將結束,等下就要用餐,主持人收尾謝謝大哥大姐們來參加,然後念了一串有意思的感謝詞,謝謝以下人士贊助:

  • 徐鍾富:瓠瓜

  • 葉芳梅:天婦羅

  • 李双妹:木瓜

  • 福田:絲瓜

  • 鄧松南:地瓜葉

一問之下才知,食堂每天吃的飯菜,有一部分來自當地朋友長期輪流自發捐贈,另外的經費,有一些來自政府補貼、有一些來自參加比賽的獎金、有一些來自捐款……這樣已經 10 年。

感謝名單很有人情味

 腦子忽然蹦出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面,師爺鄔先生提醒「四爺」雍正說的:「西北打仗,看似打仗,實則打的是錢糧。」意思是長期戰爭看似比拚兵馬戰略,實際是比財政供輸;同樣道理,照顧長者們即便一天僅一餐,長時間下來,光有愛心絕對不夠,還要有籌資的本事。

由於巡迴每場排程很緊,沒能細問原因,直到整個行程跑得差不多,我們於 10/5 再度拜訪新竹縣峨眉鄉日間托老中心的曾仁炫大哥,邀請他出席 10/26 發布會談照顧長者實務應用,才有機會問清楚。炫哥同時也是新竹縣無負擔農村生活產業發展協會總幹事,對人物、對地方都熟悉。

炫哥談到,辦理共食、日托這類服務最大的挑戰正是經費,案子過了只算第一步,因為核銷需要單據,得要先租場地、聘人員、買菜煮飯,實際發生這些事物以後,才能拿著單據去請款,一轉眼,中間就過了大半年。這段時間的費用,得想辦法墊付。

切、洗、煮都在騎樓進行

「想辦法」這三個字簡單,做起來複雜,和前面提過的高原社區或者其他地方一樣,大致不脫三類:

  1. 再寫案子,繼續申請款項。

  2. 參加比賽,從環保回收到社區綠美化到才藝表演……,有一筆算一筆。據點跑多了,看看桌上牆上各種獎狀獎杯,不難明白在成就感之外,還有一些實際因素。

  3. 透過個人管道募款。炫哥說,他起初向以前做機械業的廠商說明,朋友們加減捐一些;現在經營協會和日托中心有點成績,偶爾受邀去獅子會演講,也順便募。

如此多管道週轉下來,仍得靠小額收費才能打平。目前每人每個月要繳 1,000 元,炫哥表示,對都市人來說很便宜,但對山村的老人家來說,算是不小的金額,有些甚至是長者的子女在付。

說到吃飯,峨眉鄉的米飯有個特別來歷:由當地「福田」提供。這又來自政府另一個計畫。

炫哥說,鄉裡有些廢耕地,因為申請農委會「小地主大佃農」而復耕,他請了地方耆老展哥幫忙種植,這樣,地主拿到租金;秧苗、管理、收割由展哥發揮農業專長;全年所得稻米分四等分,四分之一作為樂齡午餐之用,其餘四分之三捐給社福機構。多方貢獻、多方得利,所以稱作「福田」。

福田又因為沒有用藥,經請學者研究,已有 21 種蛇類、15 種蛙類,將著手變成夜間觀察園區,還能發展休閒農業。

「產業支持永續,基礎在生態環保。」他說,「用蛋來比喻,環境是蛋殼,社區是蛋黃,產業是蛋白。」環境弄好,社區和產業才會好。我們講話的時候,肉眼就看得到遠方天上有大冠鷲乘著氣流盤旋。

福田一角

 我們好奇這位在農村裡白天照顧長者吃飯、活動,每個禮拜五晚上又要跟農民講物聯網、QR code、生產履歷、生態……的全能大哥,是什麼原因驅動他做這麼多。

「因為我媽媽。」

他回憶,媽媽學歷國小畢業,曾在峨眉國中當工友,論學歷、論資歷,沒有值得稱道的地方,不過當年她會把學校剩下的營養午餐收集起來,送給獨居老人或者經濟能力較低的鄉民,用自己的力量幫助人。他說,當媽媽因癌症過世的時候,他看到許多接受過協助的朋友在靈堂流淚,明白「人生的成功與不成功,不在於你做了多少大事、賺了多少錢,而是你過世的那天,有多少人為你流眼淚。」也因此,他在社區推動「類家人」,希望每個人把鄰居的長輩、孩子,當成好比自己的家人一樣關心。

這份初心不是編故事。我們 10/5 再訪才知道緣由,而早在 9/18 活動現場,就感受到炫哥和長者與外傭的互動,有親切、有三八,不只嘴巴說,肢體語言也表達了情份深度不單一份工作而已。

9/18,炫哥接受《安可人生》雜誌專訪側拍

9/18,炫哥於活動現場協助下半身不方便的長者起身

從肢體語言推想,以為這位大姐是他家人,結果不是

問到接下來呢,樂齡午餐經費依舊要四處「走跳」來籌嗎?炫哥說,峨眉鄉現在的樂齡午餐來自衛福部去年政策,預計走 24 個月,2018 年9 月到期,再來要看怎麼申請加入長照 2.0 計畫。啊,又解了一個謎,難怪 9/18 一位何大姐會從台下討論到台上分享反覆提到「我們需要有經費繼續辦下去。」原來是在擔心萬一沒錢停辦,生活會少了一大塊重心。

相較於「很有未來感」的科技解方,讓長者們安心地好好吃頓午餐,看似不起眼,對他們來說卻是最實際、寄望最大的事情之一。世間道理無數,不求給老人家們錦衣玉食,政府、企業若能把一餐飯辦得營養穩妥,已然無上功德。

 

 

==========

附件:幾場我們叨擾過的樂齡午餐,謝謝各地大哥大姐

8/24,花蓮富源樂齡食堂。抬湯的陳大姐(灰髮)已經 80 多歲了。

8/24,花蓮富源是我們全程第一次和長者共餐的好地方

8/30,台中市烏日區的私立童庭社會福利慈善基金會,大姐們正在製作香蕉豆漿奶昔

童庭下午茶不只有現做的香蕉豆漿奶昔,麵包、餅乾也是自製

9/11,彰化縣秀水鄉馬興社區

馬興社區的陳明灶總幹事是職業軍人退伍,舉手投足皆有督軍的謹慎感

9/18,新竹縣峨眉鄉日托中心,午餐由外傭掌廚,卻是道地台灣味

新竹峨眉的日托中心,長者和外傭不只吃飯一起,連紅白 T-shirt 也是一起買的

9/19,桃園市龍潭區高原社區,道地的客家湯圓剛下鍋

9/19 午餐合併慶生會,有鹹湯圓還有還有象徵長壽的麵條

9/20,基隆市暖暖區的過港社區,上午10點多就做好,準備打便當送出去

每天中午前,阿姨都要騎機車一家一家送便當,順帶了解長者現況

最後,我想對所有的廚房阿姨(好像沒看到阿叔們)說聲感謝。許多地方的空間都非常有限,要在風吹雨打太陽曬底下,每天變出一鍋又一鍋飯菜,實在不簡單。如果你也做菜更會明白,切、洗、煮告一段落,緊接要立刻收拾乾淨,又是一番功夫。這張基隆暖暖過港社區的廚房不是例外,除了讚嘆,更應感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