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不等於被照顧者,只想要主導權in壓力out的服務

從龍吟研論過去三年對1954-1975出生者為主體的「新熟齡族」身上,我們可以看見退休的意義不再等於在家休息,新熟齡腦海中的退休生活想像,相較於上一代的長輩更加豐富多元。同時,新熟齡追求的生活信念緊扣著「自主」的核心向外延伸,表現在生活照料不願麻煩他人、追求自我價值等面向上,這點在上一輩長者身上較少看見。

我的未來生活不是夢,讓機器人擔任老來伴

退休後,子女不在身邊、朋友不一定都有空相聚;身子越發衰弱,子女幫不上忙、適應換來換去的外籍看護好累人,幾乎已是新熟齡世代(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自認終需面對的老後生活課題。必然經歷的孤寂感,和生理走向弱化甚至失能,除了人的陪伴與照護,新熟齡世代對於機器人的接受度和期待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三大原則掌握新熟齡生活自主商機

不成為他人負擔和拒絕看臉色,是新熟齡(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實踐自主生活的信念。然而,步入中壯年後期,不少新熟齡已經明顯感受到生理機能緩步弱化。在龍吟研論調查台灣94位年齡橫跨35-65歲的「退休規劃的先驅者」當中,每一位都提到未來生活中的大小擔憂,多數圍繞在日常生活自理與烹調自理兩大挑戰。

一個人也要快樂到老

新熟齡(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中,未婚、離婚與喪偶的單身人數已超過200萬,2015年起,每年至少有10萬名準單身人口進入退休生活。當晚婚與逐年增加的中年離婚率趨勢不變,加上自然喪偶率,將會出現更多類單身退休人口。這群單身新熟齡對於退休生活的規劃比一般人想得早、思考更周密,甚至還不到40歲就開始進行相關準備。一個人的退休生活模式,將成為最值得關注的新市場。

點燃新熟齡哥們的社交動能

對於退休生活規劃,多數女性先驅者不但為自己盤算著未來的美好,主動善用不同管道,結交合拍的朋友群發展新人際,不論男女,只要談得來就是姐妹淘,社交圈自然擴張,朋友群成為退休生活的重要支柱。反之,男性對於退休生活的想像卻更家庭導向,畫面中少不了的是老伴,對於伴侶有高度依賴的傾向。

興趣學習將是台灣銀髮經濟的重要商機

台灣人退休得比別國早,勞工(60歲)與公務員(55.6歲),遠早於我國法定退休年齡的65歲。而同時,國人平均餘命逐漸延長,約750萬接棒退休的新熟齡(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在進入需要長照看護之前,會有將近15、20年的活躍初老期。他們需要多元活動打發多餘的時間、與社會接觸保持年輕與活力、也需要學習一個人的生活適應與自我照顧。

雖說我想獨立自主,卻仍渴望兒女主動關懷

不同於以往的長輩,接受新式教育的「新熟齡族」(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一方面家庭教育養成仍以「父慈子孝」的華人倫理為主,但在歷經工商現代化高速發展,因社會歷練而自我意識逐漸抬頭,使得他們成為華人史上第一批既重視「個人」自我實現,又在意「家庭」重任,在個人與家庭之間來回擺盪的世代。退休,成為自我突破的轉捩點。

新熟齡族最渴望行走自如,出門不求人

鼓勵長輩走出家門,多和外界接觸,生活跟著全面動起來,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就連即將接棒退休的新熟齡(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不論是否為退休規劃先驅者,思考未來老後生活必要的福祉科技時,足部支撐與行走輔具和友善長者的移動工具雙雙位列前三名,行動自如的高度重要性可見一般。

熟齡重塑人生價值的新舞台,正當時

現代社會中,個人價值建構在自我、家庭角色與社會角色之上,這三者的權衡比重,影響了我們的行為準則與生命抉擇。華人一向習慣滿足社會的期待與要求,因此當三者產生衝突時,社會角色的重要性常凌駕於其他兩者,成為決策的關鍵。

開啟退休回甘人生的六大商機

台灣將於2025年進入超高齡社會,每5人就有1位超過65歲,當政府把重心放在醫療、長期照護與居家看護之際,龍吟研論發現有一群人數多達750萬的「回甘先驅者」,在步入長期照護服務之前,他們期待展開豐富多姿的第二人生,中間也蘊藏六大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