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未來生活不是夢,讓機器人擔任老來伴

退休後,子女不在身邊、朋友不一定都有空相聚;身子越發衰弱,子女幫不上忙、適應換來換去的外籍看護好累人,幾乎已是新熟齡世代(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自認終需面對的老後生活課題。必然經歷的孤寂感,和生理走向弱化甚至失能,除了人的陪伴與照護,新熟齡世代對於機器人的接受度和期待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自主就是讓尋求他人協助不再是「不得不」的選擇

日常有太多生活要務需要完成,當視力弱化或缺乏將使生活備受限制,需仰賴他人協助,或者付出更大的心力來克服。龍吟研論深度訪談10位中重度使用智慧型手機的視障朋友,進入他們的家中,不難發現視障者的日常生活處處都可能藏著不便,每一個困擾都有其需求和問題的生成脈絡,背後卻都圍繞著同一個命題打轉:「視障者的自主生活如何可能?」

「極端用戶」是社會設計與商業創新的交集

訪談極端用戶,是為了讓創新多想一步。無論在產品、服務或行銷、業務領域,大家最常聽到「要從客戶的需求出發」,但是所謂客戶的需求,到底來自想像,還是透過真正訪談後的探究?

當你真心追求健康飲食時,會發現全宇宙都在阻撓你

龍吟研論深度訪談兩岸202位美食先驅達人與237位健康先驅消費者,並比對兩族群的健康價值觀與飲食消費需求後,我們發現不只健康先驅者才會追求飲食健康,強調「味覺至上」的美食先驅達人們,或多或少也都有嘗試實踐健康飲食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