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身心靈全面凍齡的熟年商機

即將步入退休階段的新熟齡世代(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確實如此擔憂著。「我跟年輕人一起路跑、登101,一點老的感覺都沒有。」「我頭髮染過,別叫我銀髮族。」他們積極展開抗老、拒老行動,從年過50的現在起,盡力維持自己的活躍程度,把老遠遠拋在腦後。龍吟研論訪談94位提前規劃退休的先驅消費者,全方位自行動年齡、外表年齡、興趣年齡與感覺年齡這四個面向著手,讓自己年輕化。

長者不等於被照顧者,只想要主導權in壓力out的服務

從龍吟研論過去三年對1954-1975出生者為主體的「新熟齡族」身上,我們可以看見退休的意義不再等於在家休息,新熟齡腦海中的退休生活想像,相較於上一代的長輩更加豐富多元。同時,新熟齡追求的生活信念緊扣著「自主」的核心向外延伸,表現在生活照料不願麻煩他人、追求自我價值等面向上,這點在上一輩長者身上較少看見。

我的未來生活不是夢,讓機器人擔任老來伴

退休後,子女不在身邊、朋友不一定都有空相聚;身子越發衰弱,子女幫不上忙、適應換來換去的外籍看護好累人,幾乎已是新熟齡世代(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自認終需面對的老後生活課題。必然經歷的孤寂感,和生理走向弱化甚至失能,除了人的陪伴與照護,新熟齡世代對於機器人的接受度和期待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跨越代溝的互動創新,改變新熟齡親子關係

龍吟研論調查兩岸1,270位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半數提到家庭幸福是幸福感來源之一,其中,「家人關係和諧」堪稱最重要的幸福基盤。維繫代間關係長期以來都是華人家庭相處的挑戰。新熟齡面對著Z世代的子女,出現跨不過的代溝,特別是抓不準關心的時機,還有關心話語如何拿捏才會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