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未來生活不是夢,讓機器人擔任老來伴

退休後,子女不在身邊、朋友不一定都有空相聚;身子越發衰弱,子女幫不上忙、適應換來換去的外籍看護好累人,幾乎已是新熟齡世代(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自認終需面對的老後生活課題。必然經歷的孤寂感,和生理走向弱化甚至失能,除了人的陪伴與照護,新熟齡世代對於機器人的接受度和期待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自主就是讓尋求他人協助不再是「不得不」的選擇

日常有太多生活要務需要完成,當視力弱化或缺乏將使生活備受限制,需仰賴他人協助,或者付出更大的心力來克服。龍吟研論深度訪談10位中重度使用智慧型手機的視障朋友,進入他們的家中,不難發現視障者的日常生活處處都可能藏著不便,每一個困擾都有其需求和問題的生成脈絡,背後卻都圍繞著同一個命題打轉:「視障者的自主生活如何可能?」

一個人的餐桌 誰來款待?

龍吟研論「未來飲食生活與需求趨勢研究」指出,由於生活型態轉變,過去闔家共食或與朋友同桌吃飯的場景日益遠去,獨自用餐的人們日增。他們或許是離家工作、求學的獨居者;或是有家人、室友同住,但因工作而作息不同,沒有共同用餐時間,只好形單影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