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不等於被照顧者,只想要主導權in壓力out的服務

從龍吟研論過去三年對1954-1975出生者為主體的「新熟齡族」身上,我們可以看見退休的意義不再等於在家休息,新熟齡腦海中的退休生活想像,相較於上一代的長輩更加豐富多元。同時,新熟齡追求的生活信念緊扣著「自主」的核心向外延伸,表現在生活照料不願麻煩他人、追求自我價值等面向上,這點在上一輩長者身上較少看見。

我的未來生活不是夢,讓機器人擔任老來伴

退休後,子女不在身邊、朋友不一定都有空相聚;身子越發衰弱,子女幫不上忙、適應換來換去的外籍看護好累人,幾乎已是新熟齡世代(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自認終需面對的老後生活課題。必然經歷的孤寂感,和生理走向弱化甚至失能,除了人的陪伴與照護,新熟齡世代對於機器人的接受度和期待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新熟齡族最渴望行走自如,出門不求人

鼓勵長輩走出家門,多和外界接觸,生活跟著全面動起來,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就連即將接棒退休的新熟齡(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不論是否為退休規劃先驅者,思考未來老後生活必要的福祉科技時,足部支撐與行走輔具和友善長者的移動工具雙雙位列前三名,行動自如的高度重要性可見一般。

熟齡重塑人生價值的新舞台,正當時

現代社會中,個人價值建構在自我、家庭角色與社會角色之上,這三者的權衡比重,影響了我們的行為準則與生命抉擇。華人一向習慣滿足社會的期待與要求,因此當三者產生衝突時,社會角色的重要性常凌駕於其他兩者,成為決策的關鍵。

開啟退休回甘人生的六大商機

台灣將於2025年進入超高齡社會,每5人就有1位超過65歲,當政府把重心放在醫療、長期照護與居家看護之際,龍吟研論發現有一群人數多達750萬的「回甘先驅者」,在步入長期照護服務之前,他們期待展開豐富多姿的第二人生,中間也蘊藏六大商機。

退休「男」題 誰來解?

龍吟研論「台灣未來退休生活與需求趨勢研究」發現,儘管「回甘族」男女都渴望放下照顧家裡、帶孫的責任,讓自己生活更豐富,也都想繼續貢獻社會。對男性而言,退休生活就是少年夫妻老來伴,充滿「我和老婆…」、「我和我老伴….」的安排;但女性期待的退休卻不是如此,她們希望做自己的主人,退休生活的規劃中,鮮見「另一半」的角色。